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雨安小說 > 都市現言 > 和厭世校草互穿了 > 第17章 勝在可愛,活到現在

和厭世校草互穿了 第17章 勝在可愛,活到現在

作者:小噫巴 分類:都市現言 更新時間:2022-09-23 11:51:08

宋阿朝醒來的時候,已經擁有了自己的身體,她活動了一下,發現壓根無法動彈,開始思考,昨天晚上,到底是誰抱著誰睡的?

她現在的姿勢就是整個人窩在他懷裡,江肆的下巴就抵在她的額頭上,手還托著她的後腦勺。

這個姿勢,如果是她,那她未免太有男友力了,如果是江肆,這個姿勢是否又顯得他太過缺乏安全感。

宋阿朝想不明白,因為她感覺這個姿勢讓她快要要窒息了,她從懷裡蛄蛹出來,還冇直起上半身,一雙手伸過來,圈住她的腰將懷裡按。

“輕點輕點。”宋阿朝拍打著他的手臂,結果手也被他攥在掌心,那顆毛絨絨的腦袋自動定位到她肩窩,鼻息尋到了她的鎖骨處就停下來,溫熱的呼吸一直往那一處打。

宋朝朝後知後覺地感覺親密,被他箍得難受,“江肆,你是不是故意的。”

怎麼會有人抱人抱得這麼嚴絲合縫?

江肆腦袋朝更深處拱了一下,有些委屈,“朝朝再睡會。”

明顯還冇清醒,還想著哄她睡覺呢!

“太陽都照日頭了。”被子下的腿一腳蹬過去,床上兩人扭打作一團,宋朝朝騎趴在他身上,“快起來,今天有正事要去做。”

江肆手還環在她身上,冇有清醒,眼睛半睜著,聲音朦朧,“什麼事?”

“給我小江同誌治病啊。”宋阿朝撥動他的睫毛,“小江同誌,今兒老宋帶你砸場子去。”

宋阿朝暢遊在自己的美好幻想中,渾然不覺自己撥動他睫毛的手被人攥在掌心。

江肆看她無知無覺的樣子,將手抵在唇邊,偏頭在她指尖留下一個氣息,很輕很輕的一個吻。

他們的動作親密無間,宋阿朝卻絲毫不覺得。

江肆一邊試探一邊縱容,他縱容著自己內心惡劣想法的滋長,也在試探著宋阿朝對他的底線。

而現在,這樣輕輕的觸碰,已經讓江肆得到了莫大的滿足。

“起床!”江肆一骨碌坐起來,連帶著趴在他身上宋阿朝也被撐起來,驚恐地按住他的肩,“乾嘛啊?”

“起床呀。”江肆學著她的語氣,理直氣壯。

宋朝朝麵紅赤耳,被他抱著往外走,“那你倒是放我下來啊。”

掛在他身上算怎麼回事?

江肆托著她的腰往上顛了顛,宋阿朝惶恐,隻能將盤住他腰的腿和脖子上手圈得更緊。

江肆將她放在沙發頂上,手撐在兩側微微彎著腰將她圈在懷裡。

“宋朝朝,還裝是吧?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宋朝朝也許知道,但此刻是真的想不到,她全部的精力都在控製大腦不去思考這狗逼近距離看怎麼變這麼帥了,無比心虛,“什麼呀?”

無意識的撒嬌最為致命,江肆撐在沙發頂的手無意識抓緊。

“宋朝朝。”

“嗯?”宋朝朝抬頭,唇上猝不及防被蓋上了一枚印章,輕輕的一聲“啵”~

她迅速拿手背擋住嘴,滿臉不可置信,“你乾嘛?”

明明之前都說好不會隨便親的。

“宋朝朝,你再裝我可就不客氣了。”

宋朝朝可算後知後覺地想起了這件事,有些懊惱,“江肆,你現在纔是,在我麵前裝都不裝一下是吧?前段時間至少還知道對我體麵一下,現在就原形畢露?”

“對啊。”江肆豪不愧疚,低頭又在她掌心啄了一口,“你不是一直都知道我就是這麼偽善。”

宋朝朝崩潰了,“你乾嘛又親我?”

“你說呢,宋朝朝?”

“你不是知道親吻和擁抱對我來說代表著什麼?”

代表著,能治病,能在他渾身無力發軟的時候,幫他恢複能量。

程簷表白那天,也就是他們互穿的那天,宋朝朝就知道了,所以她對於江肆的親密,或者對他們之間的親密行為,一直都不抱有任何旖旎。

若不然,以宋阿朝的性子,被人平白無故親了這麼多次,隻怕是要追著人幾條街。

她一直冇有戳破,也是在替他守著秘密,她想,一定是太缺愛的小孩,纔會如此渴望擁抱和親吻。

是的,她暫時把吃百家飯長大擁有無數街坊鄰居愛的江肆,歸類為缺愛兒童。

江肆一直都知道自己渴求觸碰,所以他在宋阿朝麵前從未掩飾過。

因此,互穿那天,也不過是循序漸誘引導她來靠近自己,因為他最知道,怎樣才能讓那副身體好受,若是不這樣做,宋阿朝極有可能會受不了那副身體的情緒而崩潰。

他們互相算計著對方,卻又守護著彼此。

“怎麼什麼都不說啊?”江肆無奈,他等了這麼久,一直等著她主動開口,卻冇想到這人為了守護他的秘密,一直忍到現在。

宋阿朝也委屈,“你不想說的嘛,我就不問了,再說,我怕挑明瞭之後......”

她眼珠子軲轆亂轉,一看就在打什麼壞主意,身子突然往下一縮,“我怕你占我便宜!”

江肆膝蓋一偏,擋住了她的去路,宋阿朝整個人伏在他大腿上,被人撈起來。

“跑什麼,地上涼。”江肆恨鐵不成鋼,拖著她的胳肢窩將人放回原處,去給她拿拖鞋。

江肆昨天穿的是涼拖,此刻正在床邊放著,宋阿朝看著那雙嶄新的小清新棉拖,“哪來的呀?”

“一直就有,當初買的時候就是情侶款,打折。”

他順手把門邊那雙丟進垃圾桶,那是程簷穿過的,江肆一點也不想沾上她的氣息,也不想讓宋阿朝沾上。

宋阿朝冇多想,他說是打折買的她就信了。

她有時候就是這樣,某些事情上,聰明地令人髮指,有些時候,又笨得讓人牙癢癢。

好在江肆習慣了。

即便他們兩年毫無交集,即便他們高中三年,形同陌路,江肆依舊可以準確地知道宋阿朝的想法。

一根筋,偶爾轉個彎,直球打得人猝不及防,勝在可愛,活到現在。

宋阿朝說要帶他去砸場子,一點冇含糊。

翻開他的衣櫃對著人一頓收拾,認認真真給他搭配了一套衣服。

江肆端著杯子靠在門邊淺笑,看她一邊嫌棄又一邊費儘心思給他搭配,“宋朝朝。”

“乾嘛?”叫了又不說話。

江肆淺笑,“隻是叫一下你。”

毛病?

後來宋阿朝發現他的衣服無非就是些短袖,襯衣,要不是那張臉撐著,很難想象這是一個校草的衣櫃。

她無奈,轉而開始收拾自己,她領著人,去商場蹭化妝品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